首页 > 国学文化

诗词当中的白月光与朱砂痣

创建日期:2021-05-25

  “白月光”和“朱砂痣”是当代文学中,指那些遇而分离,爱而不得,却念念不忘的人。溯其源头,这两个词最早见于张爱玲名篇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。

  “也许每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两个女子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。”

  张爱玲真的是不世出的天才,能将这种情愫描画得如此通透,白月光与朱砂痣是年少是青春,藏于心底留于回忆,经过岁月的发酵,那份曾经的美好更加多了一份有别于世事风尘的纯净。

  古往今来,多少人被这样的“白月光朱砂痣情节”缠绕,很多名闻后世的诗人们更加不能免于这样的情感纠缠,也因此留下了不少动人的诗篇。

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,短短一句诗,道尽了纳兰性德对他心中的白月光的无尽缅怀。初恋时琴瑟和谐的真挚美好情感,与凄然作别后,“从此萧郎是路人”的哀伤痛楚都跃然纸上。

  几百年后的今人吟诵起来,依然唏嘘不已,尤其对正在经受白月光和朱砂痣苦楚的伤心人而言,对这种情感更有感同身受,如置其间之感。

  纳兰性德,字容若,号愣伽山人,家族世代皇亲国戚,父亲纳兰明珠是康熙皇帝最倚重的大臣之一,自己更是康熙皇帝的儿时玩伴及贴身侍卫。纳兰性德除了出身高贵外,更是诗文艺术上的奇才,被誉为清朝第一词人。除此之外还长着一副绝世容颜。无可争议的康熙朝第一高富帅。

  本该是应有尽有了,但造化弄人,纳兰容若的感情却给他人生留下了深深的遗憾。他第一个深爱的女子是自己的表妹。彼此在青梅竹马陪伴中渐渐互生情愫。初恋是美好的、干净的和真挚的。奈何天公不作美,表妹被选秀入宫后,那道厚厚的城墙让相爱的两个人从此天各一方,“断肠人在天涯”。

 

  从此,这个爱而不能的人便成了他眼中的白月光,心头的朱砂痣,即便写下多少动人的诗章,打动得了后世多情人,也换不回心上人一世相守。

  无独有偶,这样的悲剧情节在大诗人白居易身上也发生过。

  十一岁的白居易遇到了小他四岁的小姑娘湘灵,也同样开启了青梅竹马 、两小无猜的经典桥段。那首经典的《邻女》,就是十九岁的白居易在情到浓处时,为初恋女神湘灵所写的,“娉婷十五胜天仙,白日姮娥旱地莲。何处闲教鹦鹉语,碧纱窗下绣床前。”

  在那个婚姻需要门当户对的年代,白母棒打鸳鸯,两人之间的情愫,最终无疾而终,没有修成正果。从此,湘灵也幻化成了大诗人白居易胸口的那颗朱砂痣,给了他的诗歌创作以无限灵感。

  长 相 思

  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州古渡口。吴山点点愁。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归时方始休。月明人倚楼。

  冬 至 夜 怀 湘 灵

  艳质无由见,寒衾不可亲。何堪最长夜,俱作独眠人。

  最为后人称道的旷世名篇《长恨歌》,与其说是他感于李隆基与杨玉环的凄美爱情而作,更不如说是他对他的湘灵女神从不曾淡去的爱,执着倔强的表达,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这一千古绝唱,也成了后人们在爱而不得时,脱口而出的经典诗句。

  相较于纳兰与白居易的初恋故事,大诗人陆游与唐婉的爱情,更加让人意难平,也是对白月光和朱砂痣的一段经典凄美诠释。

  这段你我皆良人,奈何情深却缘浅的情感纠葛始于年少,陆游和唐婉是表兄妹,青梅竹马,并且两人都天资聪慧、才华横溢。两家父母及众亲朋好友,也都认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于是陆家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,定下了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事。

  婚后,两人吟诗作对,情意绵绵,每天沉醉在你侬我侬二人世界之中。然而,享受爱情和婚姻的幸福甜蜜的陆游那段时期却不自主地荒废了学业,暂时将功名利禄抛到九霄云外。而陆游的母亲,一心想让儿子金榜题名,光耀门楣。多次暗示儿媳唐婉要以丈夫的前途为重,淡泊儿女之情。

  但无奈二人缠绵悱恻,无以复顾,陆母因之对儿媳大起反感,于是强令陆游道:“速修一纸休书,将唐婉休弃,否则老身与之用尽。”

  那个年代,孝道就是天命,母命就是圣旨。陆游含泪赠与唐婉一封休书。但是他并没有将唐婉送回娘家,而是偷偷在郊外买下一处宅院安置唐婉。陆游一有机会就跑去探望唐婉,以解相思之苦。

  但是,很快陆母察觉到此事,为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子为妻,彻底切断了两人的悠悠情丝。从此唐婉也成了陆游心中那一抹无可替代的白月光。

  多年以后,官场受挫的陆游回到家乡,寄情山水,排解心中苦闷,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随意漫步沈园,偶遇阔别多年,令其魂牵梦绕的唐婉。一时间,四目相对,往日的缠绵恩爱浮现在眼前……

  怎奈人生早已不复初见,唐婉已另嫁他人,唐婉在征得现任丈夫赵士程的同意,派人给陆游送去了一桌酒肴。陆游感念旧情,惆怅不已中提笔写了著名的《钗头凤》赠与唐婉。

  红酥手,黄滕酒。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  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错错

  春如旧,人空瘦。泪痕红浥鲛绡透。

  桃花落,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莫莫

  唐婉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,愁怨难解,于是也和了一首《钗头凤》。

  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

  晓风干,泪痕残。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。

  难,难,难!

  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尝似秋千索。

  角色寒,夜阑珊。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

  瞒,瞒,瞒!

  唐婉本就是一重情重义的女子,与陆游在一起的那些回忆成了她无法磨灭的伤痛。“慧极必伤,情深不寿”,在与陆游的这次偶遇后,唐婉由于伤心过度,不久便郁闷愁怨而死。

 

  这段感情终以这样悲戚的结尾收场,唐婉逝世后,陆游又独留人间几十年,虽儿孙满堂,但在后来绵长的岁月中,唐婉也一定是他心中永远抹不去的朱砂痣,是他此生再也触摸不到的白月光。

  如今,纳兰容若不在,白居易已逝,也再没有陆游“僵卧孤村”,然而他们的诗歌却传颂千百年,用切肤之痛写出的诗歌是有生命力的,因为这些词句写出了寻常人想说而说不出的情感。

  世事无常,今日之令人羡慕的爱侣,他日就化作了彼此心上的白月光和朱砂痣,这样的事情日日都在上演,也许正如《莫问归期》里唱到:“沉默有时,念想有时,谁诀别相思成疾莫问天涯,也莫问归期。”

  指间很宽,时间很瘦,有些人有些情一旦错过就是一生。所以,唯愿这世间有情人,在相爱的时候紧握彼此手珍惜能爱的时光,不留遗憾。

上一篇:《骊歌行》当中的唐风美学到底行不行

下一篇:白居易眼中的“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”

文章评论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