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古诗词

行路难 其二

作者:李白创建日期:2021-06-10
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。
羞逐长安社中儿,赤鸡白雉赌梨栗。
弹剑作歌奏苦声,曳裾王门不称情。
淮阴市井笑韩信,汉朝公卿忌贾生。
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,拥篲折节无嫌猜。
剧辛乐毅感恩分,输肝剖胆效英才。
昭王白骨萦蔓草,谁人更扫黄金台?
行路难,归去来!

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。”起句突兀,让久久郁积在内心里的感受,一下子喷发出来。赤赋亦比,使读者感到它的思想感情内容十分深广。这一首,用青天来形容大道的宽阔,衬托这样的大道是易于行路的,但紧接着却是“我独不得出”,自然让人关注其言外之意。  “羞逐”以下六句,是两句一组。唐代上层社会喜欢拿斗鸡进行游戏或赌博。唐玄宗曾在宫内造鸡坊,斗鸡的小儿因而得宠。当时有“生儿不用识文字,斗鸡走狗胜读书”的民谣。如果要去学斗鸡,是可以结交一些纨袴子弟,以利仕途,但李白对此嗤之以鼻。  所以声明自己羞于去追随长安里社中的小儿。这两句和他在《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》中所说的“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,坐令鼻息干虹霓”是一个意思。都是说他不屑与“长安社中儿”为伍。曳裾王门不称情,弹剑作歌奏苦声。”则是表示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之意,“曳裾王门”,即拉起衣服前襟,出入权贵之门。  “弹剑作歌”,用的是冯谖的典故。冯谖在孟尝君门下作客,觉得孟尝君对自己不够礼遇,开始时经常弹剑而歌,表示要回去,诗人借冯谖的典故表达与权贵们平等相交的愿望。“淮阴市井笑韩信,汉朝公卿忌贾生。”韩信未得志时,在淮阴曾受到一些市井无赖们的嘲笑和侮辱。贾谊年轻有才,汉文帝本打算重用,但由于受到大臣灌婴、冯敬等的忌妒、反对,后来竟遭贬逐。这里诗人借韩信、贾谊的典故,表现自己怀才不遇又被权贵打击的境况。这两句是写他的不得志。  “君不见”以下六句,深情赞美当初燕国君臣的相互尊重和信任,流露他对建功立业的渴望,表现了他对理想的君臣关系的追求。战国时燕昭王为了使国家富强,尊郭隗为师,于易水边筑台置黄金其上,以招揽贤士。于是乐毅、邹衍、剧辛纷纷来归,为燕所用。燕昭王对于他们不仅言听计从,而且屈己下士,折节相待。当邹衍到燕时,昭王“拥篲先驱”,亲自扫除道路迎接,恐怕灰尘飞扬,用衣袖挡住扫帚,以示恭敬。李白一直幻想君臣之间能够有一种推心置腹的关系。他常以伊尹、姜尚、张良、诸葛亮自比,原因之一,也正因为他们与君主之间的关系,符合自己的理想。但这种关系在现实中却是不存在的。唐玄宗此时已经腐化而且昏庸,根本没有真正的求贤、重贤之心,下诏召李白进京,也只不过是摆出一副爱才的姿态,并要他写一点歌功颂德的文字而已。“昭王白骨萦蔓草,谁人更扫黄金台?”慨叹昭王已死,没有人再洒扫黄金台,实际上是表明他对唐玄宗的失望。  以上十二句,都是承接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”,对“行路难”作具体描写的。既然朝廷上下都不看重他,反而排斥他,就只有拂袖而去了。“行路难,归去来!”在当时的情况下,他只有此路可走。这两句既是沉重的叹息,也是愤怒的抗议。

上一篇:别董大二首

下一篇:秋兴八首

文章评论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