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历史故事

姑苏城里的名门望族

创建日期:2021-06-09

  明代的苏州人文林有一个“傻儿子”。

  文林这个“傻儿子”,2岁了还不会走路,6岁还站立不稳,9岁仍然口齿不清。长大后,这个“傻儿子”一生共九次参加乡试,全部名落孙山,连个举人都没捞着。

  左邻右舍、亲朋好友都觉得,文林这个“傻儿子”实在愚钝,孺子难教。

  但作为父亲的文林不以为然,他总是鼓励这个“傻儿子”:你将来绝对不会痴傻一生的,你的福气可是别人远远比不上的。

  “傻儿子”没有辜负父亲文林的期望,日后,他将成长为诗、文、书、画全才的文艺巨星,并跻身江南四大才子之一,他的名字叫:

  文徵明(1470-1559年)。

  1

  文徵明出身的苏州文氏,其先祖其实是武官出身,一直到文徵明的曾祖父文惠才开始转而经商,并供养家族子弟读书习儒,这种从武-商-文转化的家族脉络,在转折的第一代就结出了果实:

  文惠的长子文洪(文徵明祖父)后来考中了举人;

  文洪的长子文林(文徵明父亲)在明宪宗成化八年(1472年)考中进士,后来官至温州知府;

  另外,文林的弟弟文森(文徵明的叔父)也在明宪宗成化二十二年(1486年)考中进士。

  可以说,文徵明尽管天生愚钝,但他的祖父是举人,父亲和叔父是进士,已经有了科举家族的雏形,但无奈文徵明人生中九次参加科考全部落榜,在明代以科举谋出身、论高低的年代,苏州文氏家族的文脉似乎将在文徵明手上丧送。

  今天,我们论述一个古代家族的辉煌,宋代以前所论及的,绝大部分是门阀贵族,例如王羲之、谢安等王谢门阀巨族,但宋代科举开始广泛取士以后,加上宋代推崇文治,这就使得宋代以及后来的明清两代,家族是否在科举中能有累世多代的功名,对家族声名的兴衰延续就显得异常重要,所以,文林的这个“傻儿子”文徵明,似乎是这个科举家族的一个异类。

  但一个顶级家族的延续,他的兴衰奥秘,绝对不仅仅是智力的传承,这种传承,还体现在家族长辈和成员对于家族后人的家教,与耐心、宽容、循循善诱。

  文林活着的时候,文徵明都没有显示出特别的才华和智力,文徵明29岁那一年(1498年),和好友唐伯虎一起到南京参加乡试,结果唐伯虎不仅考上举人,还荣膺第一名,在人才荟萃的江南地区脱颖而出、成为解元。

  文徵明毫无例外,继续名落孙山。

  当时,已经官至温州知府的文林于是继续劝慰儿子文徵明说,伯虎虽然有才,高中解元,但他为人轻浮,做事不稳,恐怕人生的路会越走越窄呀;而我的孩子,你将来的成就,绝对不是伯虎所能及的。你要相信老爸。

  这位目力深邃的父亲预言得非常准确,不到一年,生性放纵的唐伯虎赶到北京参加会试,结果却被人诬陷举报与富家子弟徐经买通考官、科场舞弊。

  唐伯虎锒铛入狱,尽管最终因为没有证据被无罪释放,但此后,他却被终身禁考,断绝了仕途。

  天才纵横如唐伯虎,能在高手如云的江南地区高中解元,说明他才华非凡,但是由于生性放纵,缺乏沉稳致远的家教加持,唐伯虎很快就在科场上铩羽而归,而且险些因科举舞弊案被杀。

  此后,仕途无望的唐伯虎放荡一生,这固然成就了他在书画等艺术上的非凡成就,但其坎坷挫折的一生,仍然不免让时人和后人扼腕叹息。

  于是,在人生的长跑中,有着科举家族的文化沉淀,和一位好父亲循循善诱的文徵明,开始以温良勤勉的性格稳扎稳打,步步改善推进自己的人生。

  不得不说,尽管作为一位不世出的天才,唐伯虎才华横溢,但在人生这场马拉松中,他终究敌不过家学深厚、家教深远、家风淳良的文徵明。

  从这个意义来看,人生的成败,从来就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奋斗,而是家族几代的积淀、积累与教育使然。

  尽管自己的“傻儿子”天资不高,但文林不仅有好家教和好耐心,而且还有好人脉。

  19岁那年,文徵明参加科举考试,却因为字写得很难看,被考官打入三等落榜,以此为耻的文徵明此后开始勤学苦练书法。

  为了让儿子更上层楼,文林于是让文徵明跟随书法大家李应祯学习书法。

  李应祯曾经官至兵部郎中和太仆少卿,他的女婿祝枝山,后来也因为书法名列江南四大才子之一。

  李应祯与文林是同僚,女婿祝枝山又是文徵明的好友,于是李应祯慨然允诺指点文徵明。

  跟随李应祯学习书法时,文徵明已经22岁了,李应祯于是点拨他说,“你书法学得再好,但都有个问题,就是你没有自己,即使你学王羲之再像,你也仅仅只是临摹别人而已。”

  这使得文徵明如醍醐灌耳。

  此后,文徵明在李应祯指点下,书法日益精进,后来,他草书、行书、楷书无不精通,大字小楷字字精品,即使到88岁时,文徵明仍然能写得一手恭正温润的蝇头小楷,这种对于心神、身体和笔法的控制,在中国书法史上极为罕见。

  而有关文徵明这个“傻儿子”如何一步步从愚钝平庸到以勤补拙、步步成长,父亲文林在背后的家教训导可谓功不可没。

  2

  但文林难以提点这个“傻儿子”了,文徵明30岁那年(1499年),文林在温州知府任上积劳成疾去世,一直到他死后,温州府民才发现,这位为政清廉的地方首长,竟然贫寒如洗,遗物里没有一件温州的财物,连一双布鞋都是从老家带来的。

  等到文徵明带着医生从苏州赶到温州,文林已经去世三天了,地方官吏市民不忍心,于是自愿凑集钱财要替文林办丧事。

  按照当时的官场惯例,地方官死在任上,地方会负责丧葬费用,当地官绅也会送来赙仪,加起来达数千两银子。对于这笔原本合情合理的收入,文徵明不顾家庭的窘迫和父亲丧葬费用的缺乏,毅然谢绝了当地士绅的好意。

  文徵明说,我父亲清白做官,我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玷污父亲的声名,于是,这位“傻儿子”毅然回绝了温州士民的好意,简单办理了丧事,扶棺北归。

  当地士民非常感慨,于是将这笔被文徵明拒绝的钱修了一座亭子,名曰“却金亭”,以表彰纪念文林、文徵明父子。

  文林去世后,苏州文氏在连续两代高中科举后,却在文徵明这一代似乎戛然而止,对于告别了贵族社会,以科举取士决定阶层上升和功名利禄、家族名望的明代社会来说,连续九次科举落榜的文徵明,似乎将导致苏州文氏的断崖式陨落。

  然而,苏州文氏的名望,却将在文林的“傻儿子”文徵明的经营下,逐渐浸润大明帝国的心扉。

  文林去世第二年(1500年),唐伯虎出狱还乡,结果江南士子很多都对唐伯虎落井下石,唐伯虎的妻子甚至与他闹离婚分家产,走投无路的唐伯虎决定离乡远游,但却放心不下自己的弟弟,于是想到将弟弟托付给文徵明。

  自己也仅是贫寒度日的文徵明慷慨允诺,并多次写信劝唐伯虎不要自暴自弃。

  唐伯虎十分感动,回信说:“我心惟君知。”

上一篇:唐朝的“高考”能一举成名?

下一篇:杜牧与扬州的不解之缘

文章评论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