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历史故事

明朝最后一位烈女皇后,为救皇帝受尽屈辱,下场凄惨

创建日期:2021-12-28

  清顺治三年,广东肇庆。 古色古香的房间,雕龙画凤的床榻。 方浩揉了揉酸痛的脑袋,缓缓睁开了眼。 木构屋顶,雕刻精美的屏联,奢华的几案,精致的古瓷花瓶,墙壁上还挂着斗方字画。 “我这是在哪?”他喃喃自语地问道。 偏过头,一个仙子般的美人正躺在自己身边。 “我擦,这什么情况?” 他忍不住惊呼道,随即一个激灵,从床上坐起。 这声惊呼让床上只披着一件薄纱的美人眉头微动,随后睁开了眼睛。 “皇上,您怎么醒了?”美人风情万种地看着方浩,柔声问道。

  “皇上?”方浩直接傻掉了。 尼玛,我到底是喝了多少酒?这是在做梦还是出现幻觉了? 看到方浩呆愣在那里,美人缓缓从床上坐起,然后伸出芊芊细手从侧边抱住了方浩。 “皇上,可是做了噩梦,要不要臣妾去给您倒杯热茶?” 只感觉到一阵柔软的触感传来,一阵女子特有的幽香沁人心脾,方浩体内瞬间升起一股邪火。 借着烛光,他强压内心的躁动,认真看向身边的这个大美人。 吹弹可破的肌肤,瀑布般流泻的秀发,脸上白净得找不到一点瑕疵,仿佛仙女降临世间。 这是一种自然的美,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,是天生丽质。 他只觉得口干舌燥,不停地咽着口水。

  “皇上,为何这般看着臣妾?” 看着方浩灼热的目光,美人有些难以自持。 她跟对方相濡以沫数年,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,她几乎能感受这眼神中无尽的欲望和贪婪。 “麻蛋,头好疼!”方浩突然捂住脑袋。 酒喝太多了,到现在脑袋还晕晕沉沉,天旋地转。 今天是他荣升部门主管之日,他跟几个死党一起喝嗨了,啤酒是几箱几箱的上,他记得自己在喝完最后一杯后,便直接栽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 “看来这应该是做梦或者幻觉了,下次绝不能喝这么多了!”

  “不过,这一切未免也太真实了。” “皇上,您怎么了!”看着方浩痛苦的样子,美人大惊失色,“臣妾这就去传太医!” “别走!”方浩连忙制止道。 这种大美人,怎么能放走,要是走了就不再出现了怎么办? 而且,既然是假的,那自己做那事也不犯法吧? 今年刚满二十九岁的方浩,还是个老处男,从未尝过女人的滋味。 “不管了,先办了再说。” 想到这里,他放下一切顾虑,如狼似虎地扑倒了这个大美人…… 虽然是新手,动作也有些笨拙和滞涩,但看过无数岛国大片的他,不到一会儿便得心应手起来,甚至还游刃有余。 他将自己曾经无数次幻想,却从未用过的招式,统统施展了出来。 一次,两次……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他才彻底缴械投降,沉沉睡去。 美人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,双颊绯红地看着自己的夫君,她从未想过床笫之事还有这么多花样。

  不过,她也有些奇怪,两人相处这么久,平日都算是中规中矩,今日怎么突然就变了,对方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? 苦笑地摇了摇头,她不再想这些,柔情地看了看对方,然后也沉沉睡去。 正午时分,方浩缓缓睁开了眼。 他的头已经不那么痛了,脑袋也清醒了很多。 想到昨晚的事情,他嘴角满是笑意,脸上是无尽的满足之情。 “太真实了,爽!” 然而,当他不经意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,他直接傻眼了。 “我擦,这什么情况?”他一屁股坐起。 木构房,木椅,木桌,没有任何电器,也没有任何现代的痕迹,这跟昨晚一模一样。 “难道我还在梦中?” 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。

  “咝——,好疼!” “不是做梦!”方浩大惊。 他连忙看向身边,空无一人! “那个大美人呢?难道还是在做梦?” 就在此时,房门突然“吱呀”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 “皇上,您醒了?”一阵柔糯的声音突然传来。 这声音很甜很温柔。 循着声音看去,一个头戴凤冠,穿着古装的大美女,端着一碗热粥巧笑嫣然地向着自己走来。 虽然穿了衣服,但方浩可以肯定,对方就是昨晚睡自己身旁的那个大美人。 “皇上,喝点热粥吧。”美人温柔地说道。 “你……你是谁?我这是在哪?”方浩终于问出了这个憋了许久的问题。 这个问题直接让大美人愣住了,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。 她面带疑惑地看着方浩,回答道: “皇上,臣妾是皇后王氏啊,这里是皇宫。”

  “皇后王氏,皇宫?麻蛋,肯定是做梦!” 方浩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变长了,而且,他忽地觉得自己的身体跟以前不一样了。 以前他喝过酒后,小腹总会隐隐作痛,持续一两天,可现在竟然一点感觉都没了。 而且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劲,似乎身体更年轻了。 “有没有镜子?”他大声问道。 “有,皇上稍待。”美人连忙放下热粥,拿过一面镜子递到了方浩的面前。 “卧槽!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方浩直接被震住了! “这不是我!” 镜中的那张脸更帅,更年轻,头发很长,皮肤很白很嫩。 “这他妈怎么回事?” 看着眼前一脸错愕的大美人,回想之前发生的事,再结合眼前的环境,方浩隐隐有了一个猜测。 该不会是穿越了吧! “今年是哪一年?”方浩大声问道。

  美人不知道方浩到底怎么了,怔愣了半晌后回答道: “皇上,今年是隆武二年。” “隆武二年?” 方浩愣住了,他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,平时除了研究厚黑学,绞尽脑汁往上爬之外,最大的爱好就是读读史书,和朋友探讨一下历史大事件。 他的历史功底已经非常深厚了,在整个公司都是出了名的,据他所知,中华上下五千年,隆武这个年号只在一个朝代出现过,而那个朝代…… 他内心瞬间有了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。 “我又是谁?”他连忙问道。 “皇上!”听到这个问题,美人彻底慌了,“您怎么了?臣妾这就去传太医!” “别去,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方浩大声道。 “可是……” “不用可是了,快说!我是谁?说全名!”方浩神色一沉,厉声喝道。 这声大喝让美人吓了一跳,她眼眶瞬间红了,这么多年,对方还从未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。 “皇上,您全名朱由榔,乃当今大明天子!” “卧槽!” 方浩只觉得五雷轰顶,内心更是掀起无尽的惊涛骇浪。 “我真他妈穿越了!而且还是这么个倒霉皇帝!” 朱由榔,明朝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位皇帝,年号永历,崇祯皇帝的堂弟。

  在闯王李自成攻占北京城,崇祯自缢煤山的两年后,他被几名心腹大臣拥立为帝。 然而,此人懦弱无能,胆小怕事,在东躲西藏,流亡了十几年后,这个倒霉鬼就被吴三桂给抓住弄死了,而且是用弓弦勒死的。 “麻蛋,好不容易穿越一次,却没有几年好活!真他妈倒霉!” 方浩一边怒骂着,一边摸了摸脖子。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活活勒死的那一幕。 不行!就这么死了太窝囊了!干脆带上这个美人,卷钱跑路算了! 朱由榔今年才二十三岁,美人看上去也才二十岁不到,两人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享受。 可是能往哪里跑呢? 此时此刻,北边早已被满清铁骑踏破,四川一带有张献忠的大西军,云南又有祸乱全省的沙定洲之乱。 整个中华大地都满目疮痍,到处都是叛军和流民,乱糟糟的。 暂时来说,他这个皇宫绝对比外面安全一百倍。 可是不跑又不行啊,他这个明朝皇室后裔,绝对是多尔衮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 他到哪,满清鞑子的铁骑就打到哪,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靶子。 “皇上……” 看着方浩眉头紧锁,一脸沉思的样子,美人强压下内心的惊慌和委屈,将热粥端起,然后递到了方浩的嘴边。 “皇上昨晚折腾了一宿,想必现在又饿又乏,臣妾喂皇上喝粥吧。”

  “喝完粥,臣妾再帮皇上揉揉肩,解解乏。” 这两句话将方浩拉回了现实。 看着眼前这个贤良淑德的美人,他内心一阵触动,多么温婉,多么美丽的女子啊! 孝刚匡皇后王氏,长洲伯王略之女,在朱由榔还是永明王的时候,她就是王妃了。 一直对朱由榔不离不弃,跟随他四处流亡,为他排忧解难,是难得的忠烈仁义之女。 可惜她的下场很惨,跟自己的婆婆,也就是马太后自相扼喉而死,以身殉国。 朱由榔眷属下场都极其凄惨,几乎没有一个善终的。 “可恶的满清鞑子啊!” 朱由榔的死,宣布最后一个汉人王朝彻底灭亡,神州大地就此沦陷。 从此,满清鞑子剃发易服,欺压汉人,同时以天朝上国自居,闭关锁国,被西方世界远远甩在了后面。

  两百多年后,西方国家带着坚船利炮轰开了国门,随后整整百年的时间,中华大地满目疮痍,亿万百姓被无情践踏! 想到这里,方浩不禁握紧了拳头。 不行!老子不能让大明就这么亡了! 既然老天让我穿越了,让我成为了末代皇帝,怎么能这么窝囊地死去! 作为一个现代人,拥有先进的思想和知识,就算不能复兴大明,至少也能自保吧。 更何况,还有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大美女需要我来保护。 “咕咕……” 就在此时,方浩的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叫了起来。 “皇上,先喝点粥吧。”王皇后听到这声音,忍不住掩嘴笑道。 看着面前这碗冒着热气的米粥,方浩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端起直接一口喝完。 温度刚好,不冷不热。 “皇上慢点。”王皇后生怕方浩烫到了。 “皇后,我……咳咳……朕有事跟你说。”方浩突然神情严肃地说道。 作为一个现代人,说“我”说顺溜了,差点忘了皇帝是要自称“朕”的。 “皇上有何事?”王皇后一愣,有些担忧地问道。 “朕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里朕成为了另外一个人,那人农民出身,一生辉煌而又短暂,醒来后,朕突然有种神魂离体的感觉,且头痛欲裂……” 方浩必须要找一个理由,解释自己突然的变化。 “等恢复正常后,朕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梦里那个人的事情却记得一清二楚,直到现在朕都觉得自己不是皇帝,而是那个农民出身的家伙。”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王皇后一惊,“皇上,怎么会这样?” 王皇后跟朱由榔相濡以沫,伉俪情深,所以方浩不管编造什么稀奇古怪的理由,王皇后都会无条件选择相信。 “朕应该是患了失魂症。” 失魂症在古代很是玄幻,既包含了失忆症,又包含了精神分裂症。 “失魂症!”王皇后大惊失色,“皇上,臣妾这就传太医过来诊治。” 她终于明白,为何从昨晚开始,皇上就表现得很奇怪,无论是神态还是眼神,以及说话的语气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。 “不必了,失魂症太医治不好,而且这件事不能外传,否则必定引发大乱。”方浩认真说道。 听此,王皇后惊慌失措地犹豫了半晌,最后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  如今永历朝廷内忧外患,奸臣当道,在这种微妙的时候,这种事的确不能外传,否则必生祸乱。 “皇上,那您还记不记得臣妾?”王皇后问道。 “朕谁都不记得了。”方浩苦笑道。 “皇上……”王皇后听此,委屈地看着方浩,眼泪扑簌簌往下掉。 这几年来,她跟着朱由榔东奔西跑,到处流亡,受尽了苦难,两个儿子也在逃亡过程中走散了,生死未卜。 但她一直不离不弃,从没有半句怨言。 她知道目前大明的形势,危如累卵,亡国在即,虽然自监国以来,她常以中兴之主来激励朱由榔,但这话连她自己都不信,因为她对朱由榔太了解了,懦弱无能,胆小怕事。 她现在不求朱由榔能够中兴大明,只求两人可以像普通夫妻一样,安安稳稳度过余生,虽然这几乎不可能。 而今,令她想不到的是,朱由榔竟在这个时候患了失魂症!这让她更加悲伤和无奈。

  看着王皇后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,方浩苦涩一笑。“朕只是患了失魂症,又不是失心疯。”他轻轻摸了摸王皇后的脸颊,笑道:“而且,朕现在已经知道你了,你是朕的皇后,永远的皇后!王皇后听此,心中一暖,泪眼缓缓变成了笑目。“皇上,那些朝臣怎么办?”她担忧道。“朕自有办法。”方浩镇定地说道。

上一篇:敦煌,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

文章评论

猜你喜欢